楚后

首页
字体:
上 章 目 录 下 页
第三十三章 无视
    一声震雷在殿外响起,劈开了凝结许久旳闷云,豆大的雨水砸落。

    雨声哗哗冲刷,将里外隔绝成两个天地。

    大殿内诸人耳内雨声和官员的声音夹杂。

    “臣与郑夏自幼一起求学,郑夏家贫,但品行高洁,绝不会做贪污受贿这种事。”朱咏高声说。

    楚昭摇摇头:“这并不能证明什么,这也不是证据。”

    朱咏叩头,他当然知道这个不算证据,否则他这半年多跑前跑后跟无数人说这句话,早就管用了。

    走投无路之后,他只能悲哀地重复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臣去牢房见过一次郑夏。”他收起悲哀,“郑夏说,他只负责保管中正定下的考题,自己都不知道内容是什么,直到考完了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楚昭再次摇头,她看案卷的时候觉得此案漏洞太多,怎么看都是随便推给一个不大不小的官,了解此事,但靠嫌犯自己说也不是证据。

    朱咏抬起头:“郑夏说,他给保管的匣子上贴了封条,他贴的封条跟中正大人在考场打开的,不是同一个。”

    楚昭皱眉道:“但案卷上写了确定是他的字迹。”

    朱咏神情悲哀:“郑夏其实是左利手,因为不吉,一直掩饰,知道的人并不多,他也练好了右手,日常与大家没有不同,郑夏跟我说,那天他是用了左手写了封条,虽然字迹乍一看一样,但其实很多不一样——”

    竟然这样?那,楚昭忍不住倾身:“那他——”

    不待她问,朱咏悲戚一声。

    “但在案发开始被询问的时候,郑夏就被——打伤了左手。”他俯身在地,声音呜咽。

    伤了左手?也就是说, 郑夏自己不能证明自己了, 楚昭惊讶, 这是巧合还是故意?

    这案子果然是有问题。

    楚昭点头:“这案子要重新再审。”

    朱咏俯身在地悲泣:“皇后娘娘圣明。”

    两人停下了说话,殿内雨声刷刷,除此之外别无他声, 令人窒息地沉默。

    其实先前也只有他们两人说话,没有人反驳也没有人询问, 更没有人应声, 刑部侍郎干脆连眼睛都闭上了。

    先前被打断的官员再次在袖子里掐手指, 一,二, 三——

    “还有何事启奏?”

    又有男声响起,这一次是大家熟悉的太傅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打破了凝滞,殿内的诸人瞬时活过来。

    “臣有本奏。”一个官员站出来, “太傅, 今年镇国王的生辰礼是照旧?还是升一等?”

    镇国王也就是中山王, 先帝牵挂这个在外的兄弟, 每年生辰都会让礼部送贺礼,如今朝廷与中山王隐隐对峙互相戒备, 这礼送还是不送?按什么规格送?

    不待邓弈说话,立刻有其他官员站出来。

    “镇国王不逊,没有资格享受天子之礼。”

    “黄大人此言差矣, 镇国王虽然桀骜不驯罪责满身,但天子胸怀能原谅能教化, 也表明不会放任他不管不问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说我,送去镇鞭一把, 孝悌书卷一册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西凉战事未平,还是不要再生事端。”

    殿内争执吵嚷一片, 邓弈不时在其中说上一两句。

    这才是朝堂的氛围。

    那位还跪在地上的朱咏,以及龙椅后的楚昭,都像是被遗忘了。

    同在一个朝堂,他们如同被雨声隔离在外。

    朱咏呆呆跪在地上,没有人让他说话也没有人呵斥他退下,他渐渐眼神空洞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楚昭也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的难堪比先前更甚,毕竟都有人站出来对皇后说话了, 但还是被满朝官员无视——

    萧羽有些担心,忍不住回头看楚昭。

    楚昭坐在椅子上,神情平静,没有丝毫的恼怒, 萧羽看过来时,还对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这小孩子难道怕她气不过站起来骂朝臣或者拂袖而去吗?

    她要这样做,邓弈这些朝臣能立刻禁止她再
本章未完,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
上 章 目 录 下 页